高湯秀

世界的惡意

【授翻】遗忘/Forgotten-17:关山已越(Cas中心原剧风/长篇虐心)

桌子:

遗忘/Forgotten

第17章:关山已越

原作:Forgotten by NorthernSparrow

本章翻译:兔子头

本章校对:BrokenMesa

翻译地址:1.AO3   2.随缘 3. Gacha

授权:见第1章


对Dean来说,接下来的两天只是些断断续续的闪烁画面,之间间隔着大段大段的黑暗。

他仰面躺在停车场里,Buddy蹲伏在他身上,天使之刃抵在Dean的心口。

他站在谷仓里。他以为自己准备好了,但他其实满怀恐惧。门被炸开,粗壮的门闩像枝牙签一样折断,之后Buddy径直走向他。明亮的电灯在头顶上方一盏盏地炸裂。火星在他周围洒落。

Dean一刀捅在Buddy的心口。Buddy只是微笑着,拔出了那把刀。

黑色的翅膀,缓缓举起。

只是些零散的画面,一遍又一遍地重复。Buddy在停车场——Buddy在谷仓——Dean捅在他的心口——黑色的翅膀。而在这些片段之间,则是黑暗。

Dean再次看着Buddy走向他,明亮的电灯在上方炸开,火星洒落,他突然意识到确实有明亮的电灯悬在头顶上方。他正仰面躺着,对着电灯眨着眼睛。那些洒落的火星变成了闪来闪去的一小团光芒;有人在用一盏小灯照进他的眼睛。有人要求他说出自己的名字、动一动手脚、扭头看向两边。

他顺从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,动了动手脚,从一边看向另一边。他以前也执行过这一整套步骤。又一家医院,好家伙。一位深褐色头发的女护士在他上方俯下身子:“Dean,你能听见我说话吗?Dean?”

 “能,”Dean哑着嗓子答道。

 “你身处杰克逊医院。你遭遇了一起登山事故——你还记得吗?”

登山事故。好吧,我搞得定。

 “是的,我记得。”

事实上,他确实记得。Calcariel。岩浆先生。那场艰苦漫长的森林跋涉。还有Sam,以及Buddy。

 “之后你突然发病,我们不得不给你注射了镇静剂。你现在没事了;放松点。我叫Sarah,由我来照顾你。噢,还有,你的兄弟在这里。”

Sam?他想着,感到宽慰。但接着让人十分困惑的是,护士补充道:“你的哥哥。”

Dean想要澄清Sam是他的弟弟,但他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合上了眼睛,不想再睁开。他依稀听见护士说道:“他会迷糊一段时间。另外Sam的情况现在也稳定了。这都不能让我说服你回家休息吗?”

一个熟悉的低沉嗓音回答:“谢谢,我没事。我要留下来。”

Dean渐渐沉入梦乡。

过了不知多久,他眨着眼睛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。这次他感觉清醒多了,他四处环顾,看见有人站在房间的另一头。Dean只能看到他的背影,但Dean知道那是谁。从他那歪头的角度、撑着身子的动作、凝视窗外的神态就能看出来。

 “Bud?”Dean低声唤道。

Buddy转过头。

 “你好,Dean,”Buddy说道。他走向病床。Dean看着他接近,鲜明地记起了那个谷仓里的奇怪场景;但面前的Buddy看起来却憔悴得多。首先,相较之前,他脸上的情形更加糟糕,所有的淤青和擦伤上面又横亘了三条鞭痕。他的一边脸颊上纵卧着一条缝线,鼻子和前额上贴着一些小小的蝶形创可贴。他的小臂沿着之前抓鞭子时划伤的部分也打上了绷带。

 “我醒着?我不是在做梦?”Dean问道,只是为了确认。

Buddy的嘴角翘了一下。“是的,你醒着。”

 “Sam怎么样了?”

 “Sam很好,”Buddy安慰说。接着他补充道:“呃,实际上,他的状况严峻,还在昏迷。他出现了失血性休克。”

 “那并不……好,”Dean说道。

 “我很抱歉。你是对的,他这会儿并不好,”Buddy镇定地说道,“但他会好的。他们及时给他输了血,我确定他会从昏迷中醒来。我能感觉到他在那里,他只是在沉睡。”

 “感觉到他在那里?”

Buddy伸出手去,用两只手指触碰Dean的额头。“就像这样。我能感觉到他在那里,在他的意识里。他仍在那里。只是正在沉睡。正在痊愈。”他放下了手。

Dean已经开始记起汽车里的那场对话。他缓缓说道:“你真的是……一个天使?”

Buddy摇了摇头。“曾经是,”他纠正Dean。他瞥向地板。“我曾经是个天使。现在不再是了。”

 “但你仍然可以做到……你仍然拥有……那些力量?能力?天使体质什么的?”

Buddy犹豫了一下。“不完全是,”他说得很慢。“非常稀少。只剩零星的碎片。我的……”他叹了口气。“当我失去荣光的时候,这一次,它是被相当粗暴地扯出来的。”(这一次?Dean想。)“发生那种情况时,偶尔会留下很小的碎片。所以有时会有些许残留的能力。”他陷入沉默,一动不动地盯着地面,Dean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可能是一个相当伤人的话题。

 “只剩些微不足道的东西,”Buddy说着,仍然凝视着地面。“大部分是交流能力。天使电台……有时能进入梦境。有时候还有这个。”他再次温柔地触碰Dean的额头。“有时我能听见一点这里面发生了什么。这种能力不稳定。我完全不具有治疗能力——顺带一提,这可真是让人沮丧——但有时我什么也瞧不见。”他看向Dean,懊恼地抿着嘴。“就是这些。没什么特别有用的。”

 “那些梦很有用,”Dean指出,“嗯……事实上,至关重要。”

Buddy微笑起来。“那靠的是运气。不过,这次的确是个特殊的情形。你呼唤得非常大声,而且我们,呃,我们,嗯。我们之前见过,这管了点用。”

Dean问道:“我真的是被你拉出地狱的?”

Buddy犹豫了一下,然后点了点头。“是的。”

 “Sam也是吗?”

Buddy看起来有点窘迫。“我那次做得不太漂亮。但是,是的。”

Dean又想了一会,慢慢说道:“我们还见过……其他几次。从那之后。不是吗?不只是五年前我逃出地狱的时候……而是……更近的时候?”

Buddy望了Dean片刻,“不多的几次,是的,”他缓缓说道,“在那之后见过几次。”

Buddy的表情变得十分警惕,这让Dean踌躇起来,但他选择继续,问道:“有多频繁?Bud,我的记忆真是一团糟。Sam也一样。我们真的一点儿也记不得你了。我们见面有多频繁?”

 “哦……我不记得了……见过两次……两到三次,或许……不过是时不时地……”Buddy盯着地板说道。“我记不清了。所以,无论如何,看起来岩浆先生再次沉寂下来了。”

这个话题转换也太突兀了,Dean想道,但他决定不继续纠缠下去。他可以晚些再绕回话头。

另外,好吧,拯救北美洲免于灭顶之灾似乎才是当前应该谈论的话题。

Dean问道:“最后那一下是地震还是什么?”

 “山谷里发生了几次山崩。牧场的北端被彻底摧毁了。房子没了。没有发生地震。今天是第三天,到目前为止什么事也没发生。岩浆先生这次一个人类灵魂也没有吃到,所以我相信他静下来了。但我认为他并没有完全陷入沉睡,所以如果Sam能按照承诺带去些小糖果将会是个明智之举。”

 “我们会去的,”Dean承诺。“另外Ziphius怎么样了?他一定已经死了,对吗?”

Buddy皱起眉头。“事实上我不太确定。他有可能逃了出去。我在最后听到了他的呼喊,他离开了房子并且还在移动。但我不能确定。这其实是我一直守在你和Sam身边的其中一个原因——以防Ziphius可能企图伤害你们。虽然如此,我怀疑他不会跟过来;我认为他甚至不清楚你和Sam究竟是谁,他是那种总是低估人类的家伙。但你们仍然应该保持警惕。”

 “那你呢?”Dean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。“Bud——嘿——话说回来,如果你不能施展治疗魔法的话,那你到底是怎么痊愈的?你是怎么赶到我们那儿的?”

Buddy看向别处。“有一个天使愿意帮助我。当然……我们还是经历了好一番争辩。但是他很虚弱——他甚至差点没能飞过来——而且他没法完全治愈我。但他竭尽所能。之后我搭顺风车去了餐馆,呃,然后我偷了一辆自行车骑到了登山道尽头,再然后我从那走过去的。”他皱着眉头。“骑自行车比我想象的要困难些。我还以为会很简单,但真的一点儿也不。”

Dean脑海中浮现的画面让他差点儿笑出声来,但他努力地板住了脸。

 “那辆自行车一定在山崩中毁掉了,”Buddy说道。他听起来对此有点难过。“这真遗憾。我相当喜欢它。尽管我才认识它一个小时。”

 “但你拯救了北美洲,”Dean指出。“这才是关键。”

 “是的……我猜牺牲一辆自行车是值得的?”

 “我觉得两者恰好等价,”Dean说道。然后他意识到Buddy省略了一些内容。“Buddy,治愈你的是哪个天使?”

Buddy看起来有点紧张。“这个天使的名字叫做……”他望着Dean,犹豫了一下。“……Gadreel。”

Dean的下巴掉了下来。“Gadreel?是他治愈的你?那个……那个狗娘养的?那个杀人犯?”

Buddy叹了口气。

 “我不敢相信你竟然与Gadreel合作,”Dean说道。“那家伙坏透了。他背叛了我。欺骗了我。他还杀了我的一位挚友,Buddy。一位真正的好朋友。我绝对不会原谅这个。永远不会。我不会原谅这个。我发誓我会杀了他——我会把他的心挖出来——那个混蛋——”

Dean的心脏监护仪发出的哔声变快了,护士Sarah风风火火地跑进来。她大惊小怪忙活了一通,直到哔声降回正常的频率,然后她把Buddy拉到走廊里进行了一场非常严肃的谈话——关于“不要过分刺激”Dean。Dean和Buddy两人不得不作出保证Dean会保持平静,才劝服她允许Buddy留下来。

她离去后,Buddy安静了一阵子。最终他开口:“那只是我第二次见Gadreel。我通常不与他合作。Dean,我知道有些行为是不可原谅的。背叛朋友的信任。撒谎。杀害无辜者。这些是不可原谅的。我知道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沉默片刻,然后补充道:“但他是唯一愿意帮助我的天使。唯一的一个。要不是他,我不可能赶到你和Sam那里。事实上,正是当我提到你们两个陷入麻烦,他才愿意帮忙。我知道,这并不能为他对你朋友的所作所为开脱。但是,他确实帮了忙。”

Dean沉思了很久。

 “好吧,”Dean说道,“如果实在没有其他人了……好吧。但——见鬼。Gadreel?要是让我抓住他,我还是会挖出他的心脏,我发誓。”

 “我很理解。被迫向敌人寻求帮助确实很让人难堪。如果他们帮了你就更是如此了,”Buddy说道。

 “他杀了我的朋友,”Dean说。“我讨厌失去朋友,Bud。我真的、真的讨厌这件事。”

Buddy久久地注视着Dean,然后做出了一个相当古怪的举动:他伸出手在Dean的脑袋上拍了两下,就好像Dean是一只小狗。Dean一定露出了困惑的表情,因为Buddy犹疑地收回了手,问道:“我做得……不对吗?动作不太准确?还是情境不对?”

Dean皱着眉,困惑不已。“呃……什么?”

 “你早些时候摸过我的脑袋。这个举止似乎是表达——嗯——或许是安慰和友善——我弄错了吗?我是想回以相同的举动。”

 “哦……”Dean说。Dean早先对Buddy做的准确来说并不算是轻拍的动作,不真的是,那更像是捋了一下头发,并且他那时认为Buddy快死了,另外这会儿他才想到,那其实也是一个表达喜爱的动作,但Dean要怎么解释所有这些?事实上,Bud,那是一个满怀爱意的“为将死的朋友捋头发”之类的动作,而且你最好再也不要提起这事。

 “呃,还好,”Dean说道。

Buddy叹了口气。他在Dean床边的椅子上坐下,扭头看向窗外,双手摆在膝上。“这些规则实在太多了,Dean,”Buddy说,“要花上那么久才能弄明白它们。不成文的规则成百上千。我从来就弄不对。很多细微的差异一点儿都不明显。”他低头看向摊开的双手,又翻转双手望向手背,他将手掌翻来翻去,像是在提醒自己是寄居在何种身体里。又或许,是在尝试分辨“轻拍小狗脑袋”和“为将死的朋友捋头发”之间难以言传的差别。

他交叠双手,整整齐齐地放在膝上。他看着窗外说道:“你知道,最初我并没有留意这些规则。这些奇怪又琐碎的规则。这些看起来并不重要。我甚至没有注意到。后来,我开始多少能够意识到我在什么时候违反了规则,但这仍然没对我造成困扰。”他仍然盯着窗外。“但之后,这开始困扰我了。最近……”他停顿了一下。“最近这让我非常困扰。”

然后他耸了耸肩,转身面对Dean,说道:“但现在我觉得我已经过了这道坎,我开始不再介意了。我觉得我回到了原点。我已经明白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合群,而且说实话许多规则看起来蠢得要命。”

Dean有点没跟上思路。“规则?”他问。

 “人类行为的规则,”Buddy解释。他向Dean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。“别介意。我又说多了。不管怎样你该好好休息。我向你的护士Sarah保证过,我不会和你说太多话。这只是……我很怀念这样一起聊天,和……”他突然截住话头,

 “有时候能和人说说话挺不错,”他最终说道。

 “强过和猫咪谈心?”Dean提议。

Buddy微笑起来。“我猜,的确是强过和猫咪谈心。然而,猫咪也很不错。事实上,她很体贴。我很喜欢和你聊天,但是,猫咪会打呼噜,还会蜷在我的膝头。”

 “我可不会做这些,”Dean声明。

 “不,你不用打猫呼噜,Dean,”Buddy认真地说道,“我不是在要求你蜷在我的膝头。别担心。”

 “很好,因为——呃——”

 “你的个头不合适,”Buddy平静地说道,“事实上,我不觉得你打得好猫呼噜。”

 “没错,”Dean说。

 “我确信你擅长些别的事情,”Buddy说道。

 “是的,嗯,”Dean说,“所以,嘿,再问下,今天是什么日子了?”

 “今天是九月十八号,”Buddy说,“太阳在几小时前落了山。你们是十四号被Calcariel抓住,而第一个恶魔在十五号快要日落的时候死去,所以从那时算起已经过了三天多了。但是,我们直到十六号快要破晓的时候才抵达医院。穿越树林花了好几个小时——岩浆先生真是格外耐心。然后开车花了些时间。后来……呃,你们……你们在车上晕过去了。”

那趟乘车之旅。

很好。是时候开始了。

Dean吸了口气。“Bud,你到底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关于我们曾见过的事?”

Buddy移开目光。他缓缓吸了口气,然后抬头看向Dean的心脏监测仪。他看了一会儿检测仪,然后垂下目光盯着Dean的胸口,观察着Dean的呼吸。

Dean意识到Buddy正试着评估他的情况是不是足以平稳能进行一场真正的谈话。Dean尝试坐起身,让自己看起来精神些。

Buddy站起来,向着床边迈了一小步,将两手撑在Dean的床栏杆上。他终于开口:“Dean,你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吗?我不是指这一周。更早些时候。”

终于来了。就是这个。Dean真的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加速——因为监测仪的哔声加速了——Buddy瞥了监测仪一眼,微微皱起眉。

 “某种记忆障碍一类的东西,”Dean说,“Sam和我都是。”他做了两次深呼吸,尝试放松,祈祷这见鬼的哔声能慢下来。“我们俩的记忆中都有许多空白。我们近来才注意到这点。然后这周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似乎注意到了更多的东西。看起来像是我们的记忆被抹去了还是什么的。如我所说,我们一点儿也不记得你了。还有其他各种各样我们不记得的事情。”

Buddy点了点头。Dean想,他知道些什么。

Dean问道:“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或者为什么?是……”Dean犹豫了一下,然后脱口问道:“是你做的吗?”

 “不是,”Buddy立刻摇头说道。

 “那你知道是谁做的吗?”

停顿了一下。

 “是的,”Buddy答道。

 “谁?”

Buddy不肯与他目光接触,而是再次看向心脏监测仪,然后垂目看着床上的毯子。他松开床栏,环抱双臂,用另一只手捧着那条包着绷带的胳膊。

 “Buddy,你得告诉我,”Dean说道。

 “这种记忆抹除可以经由两种途径的其中之一做到,”Buddy说,他仍然盯着毯子。“由一个天使施咒,或者由本人施咒。如果由本人施咒,咒语只可能是自愿实施。”Buddy缓缓吸了一口气,看向Dean。“Dean,不是天使施的咒。是你对自己施的咒语,Dean。并且Sam也对自己施了咒。”

Dean真的从心脏监测仪上听到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。

 “什么?什、什么?”Dean结结巴巴地说道,“不,等下……什么?”

 “你们对自己施了咒语。”

 “不可能是这样,”Dean抗议,想要坐起来。Buddy伸出打了绷带的胳膊抵在Dean的胸口,轻轻地把他按了回去。

 “Dean,我们根本不应该讨论这个,”他说,“你真的需要休息。”

Dean没听他的。“为什么……为什么我们会……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?不可能是这样。Bud,五年,这涵盖了我们过去五年里几乎所有做过的事情,不止我们与你的几次会面,也包括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,好几年间发生的事情,其他各种各样的内容。这要把我们逼疯了。到底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?”

Buddy沉重地叹了一口气,紧抿了嘴。“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这么做,”Buddy看着Dean说道,“但我知道:你一定有一个很正当的理由。你选择做这件事,Dean。你一定是想要这么做。这个咒语只能被自愿实施。”

他的眼神看起来非常忧郁。

Dean低声问道:“我们怎样才能撤销它?”

Buddy皱着眉头。“你问我为什么不告诉你们关于我们曾见过的事。有两个原因。其一……好吧,我认为很显然你并不想要……你忘记的那些东西。否则你就不会抹去这些记忆了,不是吗?”Dean张嘴想要反驳,再次想坐起身;但Buddy又用他包着绷带的手臂将Dean推了回去。Buddy没有拿开手,继续说道:“另一个原因是记起这些事会对你造成伤害。干涉这些咒语会非常危险。我一直很担心如果你恢复了记忆,咒语会导致神经方面的问题。这正是之前发生过的事。”他缓缓收回手。“Dean,在我们上一次对话之后,在车里,你陷入了癫痫持续状态,长达半日。他们不得不对你实施诱发昏迷。”

 “癫……什么?”

 “你陷入了持续不断的猛烈的发病,”Buddy说,“这是一种危及生命的情况。”

Dean眨了眨眼。

Buddy说:“这相当严重。很幸运当时我们距医院只有几分钟路程。”他温和地补充道:“我那时非常担心。”

Buddy停顿了一下,看着Dean,好让他消化这个信息。

Buddy接着说道:“如果你坚持进一步尝试恢复记忆,这很可能再次发生。所以我相信你最好保持现状。”

 “我不在乎,”Dean坚持着。“我想要推倒那堵墙。我想找回我的记忆。Sam也想。”

 “Dean,你没听见我说的吗?这很危险。”

 “我不关心这危不危险。我想找回所有的东西。我想找回……我忘记的东西!我想找到我忘记的东西。我想找回它。我忘记的事情,我想找回它。”

 “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,”Buddy沉着地说道,“你忘记的东西可能无关紧要?或是没什么用处?那可能不过是些……麻烦的事情。一些烦心事。一些你想要摆脱的东西。”

Dean看着他。

 “那是你想要忘记的东西,Dean,”Buddy淡然说道,直视着Dean的眼睛。“你真的想冒着让自己再次陷入昏迷的风险,只是为了恢复你显然最初并不想留存的记忆?”

Dean觉得沮丧。Buddy完全没有理解;Dean需要找回那些记忆。他需要他遗失的东西。他了解这一点。而且Sam也是。他们都需要……无论遗失的是什么。

Buddy温和地说道:“你必须放手,Dean。”

但是Dean想着,我才不会就此放手。我会弄明白的。如果Buddy不肯帮我,我会找到其他愿意帮助我的人。

Buddy说:“Sarah是对的。你真的需要休息。我让你筋疲力尽了。我应该离开了。”他从椅子上站起来,安静地看了Dean一会,说道:“再见,Dean。”

他绕过床走向门口。但那句正式的“再见,Dean”有什么听起来真的很不对劲,Dean突然觉得发慌,想要留住他。“等一下,等一下,”Dean说道。Buddy在床脚停下脚步看向他。

Dean觉得自己有些孩子气,他可怜兮兮地问道:“你能多待一会儿吗?我不知道,也许……你可不可以在我睡觉的时候守着我什么的?”这听起来十分荒谬,但Dean还是忍不住请求。“就多待一小会?求你了?”

Buddy望了他片刻,缓缓点了点头。他绕过床慢慢走回去,再次坐了下来。

Buddy没有继续说话;他只是安静地坐着,双手放在膝头。这份寂静本该让人尴尬,但并没有。

这只是……让人平静。

令人安心。

平和。

安全。

Dean合上了眼睛,想着他的妈妈曾经怎样告诉他,天使会守着你的。

Dean立刻进入浅眠,再次坠入那个梦境,那个发生在房子中让人无尽沮丧的梦境。他走过黑暗的房间,环视四周套着遮罩的家具和其他布满灰尘物件的昏暗轮廓;他抬头看向锈蚀的银画框中的那幅神秘的画作;他走向壁炉架,看着那个小小的雕像。他轻轻地触碰那个天使,看着它坠落。

 “我很抱歉,”Dean对着打碎的天使咕哝道。

 “没关系,”梦境之外的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。

 “是我的错,”Dean说道,仍然身陷梦境。

 “Dean,没关系。”

 “但我打碎了它,我打碎了那个天使。我在那之后应该陪着它。我不应该把它单独留下。我不应该把它独个儿留下。我真的很抱歉,”Dean说道,他的眼中涌起泪水,他的喉咙发紧。“我非常抱歉,”他说,“我真的很抱歉,我非常抱歉,我非常抱歉。”他似乎无法停止道歉。

 “Dean。睡吧。”

Dean感觉自己向下滑落,沿着一条长长的斜坡向下滑落,他放松下来,由着一切发生。“我应该把翅膀粘回去的,”他咕哝着,“至少本该试一下。我真的本该带些胶水的。”他遥遥听见一阵勉强的笑声。

他感到头顶传来轻柔的抚摸。有什么在轻拍着他的头发。拍了好几次。

Dean陷入沉睡。

※※※

当Dean第二天早上醒来,他床旁的椅子已经空了。那个ICU护士Sarah突然现身,开始检查他的生命体征,接着检查他手腕和脚踝上的包扎。她告诉Dean说Sam几个小时之前已经醒过来,现在情况不错。

 “我的朋友在哪?我是说,我的,呃,我的哥哥?”Dean问道,“他和Sam在一起吗?”

Sarah的微笑淡去,她开始拨弄Dean胸前的心电仪连接线。

最终她抬头看向Dean,说道:“恐怕他已经被迫离开了。他说让我告诉你他想要留下来,但这对你来说不安全?这到底是什么意思?但他给你留了些东西——稍等一下,我去拿过来。”

她一路小跑到护士站,又立刻拿着一捆用大塑料袋装着的东西回来了。她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件地取出来。“他给你留了这些东西,嘱咐我等你醒来后把东西给你。首先,车钥匙。”她把英帕拉的钥匙掏了出来,放在Dean的小餐桌上。“他让我告诉你这是你的备用钥匙,还有你的车子停在医院停车场的另一头。我觉得他其实帮你洗了车。昨天我看见他在储物柜里找清洁用具。”她抽出了各自封在信封里的两张小卡片。“这其中一个是给你的,另一个是给你弟弟的。我猜是祝福卡,很贴心对不对?”

她把两张卡片都递给Dean并观察着Dean的表情,Dean拿着小信封翻来覆去。他没有打开任何一个。他没办法抬头看着护士。

她清了清喉咙,轻快地说道:“还有,他说要确保你拿回这个。其实你入院的时候就穿着它。”她拽出了那件皮夹克。

那件皮夹克。Dean接过夹克,在膝上展开,终于在充足的光线下好好地看了看它。不出所料,他发现这不仅仅是看起来像他的旧夹克——这就是他的旧夹克。断开的内侧缝线一模一样——好几年来Dean都在想着要去补好它。还有一样的内侧小口袋;这是Dean亲手缝上的,用来装额外的证件和弹药。

他抚摸着这件夹克,想着,他绝不是偷去的。

而我也绝不会把这件夹克送给一个我只见过“两三次”的家伙。

见鬼。我甚至都不愿把这件夹克借给Sam。这可是老爸的夹克。

我问他是不是“我的”天使。不是其他任何天使。不是我见过两次的随便什么天使。我问他是不是我的天使。他点了头。

Sarah看着他的表情。

 “我敢肯定如果他可以的话,他一定会留下来的,”她说。

 “真该死,我甚至没有留他的电话号码,”Dean低声说道,垂头盯着夹克。

 “也许他会联络你?”Sarah又观察了一会他的表情,然后叹了口气。她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:“Dean,我知道家人也可能靠不住。我们在医院里见得多了,而我们真正关注的事情是,谁来陪病人。最重要的,谁来彻夜陪护。你该知道你们的哥哥Buddy过去的三天里一直在这里陪着你们俩。他甚至都没回过一趟家。整整三天。而且他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有点糟糕。他轮换着一个小时陪你,一个小时陪Sam。我在第二天试着让他回家,但他就是不肯走。说真的我们一度强行赶他出去,但我发现他就睡在候诊室的地板上,所以我们又让他进来了。”

Dean仍然看着他的夹克。

 “你愿意去看看你的弟弟吗?Sam?他已经好多了。他一直在问你的事。我能用轮椅推你过去。”

Dean点了点头。

※※※

Dean想走去Sam的房间,但他惊讶地发现自己无法站稳,因此他由着Sarah把他安置在轮椅里。她一言不发地把夹克和卡片放在他的腿上,然后推着他经过一段短短的走道进入了另一个ICU隔间。Sam就在那里——看起来苍白虚弱,但是神志清醒,并且显然正在康复。

Sarah把Dean推到Sam的床前,近到在Sarah体贴地离开之后,Dean可以给Sam的肩头轻轻来上一拳,Dean说道:“嘿Sammy。你看起来不错。”

Sam说:“嘿Dean。你看起来很糟糕。”

 “其实……你也一样。但是,天啊,伙计,真高兴你醒过来了。很抱歉我没有早点来看你,但我猜我之前一直在抽风什么的。”

Sam虚弱地笑了笑。“这算是什么烂借口?蠢货。”

 “贱人。”

他们面对面咧开嘴笑了起来。

Sam说:“Dean,我们真的逃出来了。”

 “是的。难以置信。”

 “并且现在已经超过三天了,而这块大陆还没有爆炸。”Sam补充道。

 “是的,岩浆先生,”Dean说,“我们得去那些温泉,尽快,Sam。”

 “M豆,”Sam轻笑着说道,“我会买将近一百包M豆,把它们倒在这整个州的每一个温泉里。”

他们又聊了一些内容。原来Buddy在上午的早些时候还留在这里和Sam谈了会。

 “我猜,这是他过来看我时我第一次处于清醒状态,”Sam说道,“显然他在你身边坐了一整晚,但到了黎明的时候我猜看着你打呼噜实在是太无聊了,所以他过来看我。我因为止痛药的作用还是有点晕乎乎的,所以他放弃尝试告诉我重要的内容——他说你会向我说明。但见到他真好。伙计,他可被打惨了。”Sam轻笑了一声。“Dean,他可真是个有趣的家伙,他离开的时候奇怪地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。这还真是挺可爱的。”

Sam收起了笑容。“Dean,我又看了看我的清单。在他离开之后。”他从床单底下掏出一个皱巴巴的便签簿。“发生了所有那些事情之后,它还在我的夹克口袋里,你能相信吗?Dean……我认为我发现了别的什么东西。”

Dean看着他。

 “我认为我们就是那些糟糕的朋友,”Sam说道。

 “什么?”

 “糟糕的朋友,”Sam说道,他垂下头看着他的便签簿。“我们就是他那糟糕的朋友。真不敢相信我们没把这些拼凑起来。他说他有两个开着英帕拉和他一起出行的朋友。记得吗?两个朋友开着一辆67年的英帕拉?还有他说他有一个朋友穿着和你一样的夹克——记得吗?然后他说,他有两个朋友却没伸出援手?你问为什么这些糟糕的朋友没有帮他,他说他们已经忘了他了。”

 “哦我的天哪,”Dean说,他把脸埋进双手。

这是又一个疑点。

并且……片刻之后,没错,头疼发作了。这次的倒可以忍受。Dean想,也许只有我真正记起什么东西的时候情况才会很严重?

 “Sam,”Dean说着,抬起头。“他那该死的夹克。”Dean举起那件夹克。“这是我的夹克。我刚刚才终于能看看它。这就是我的。我从父亲那里得来的那件,我以为我丢了的那件。”

Sam叹了口气,靠回枕头。“我应该猜到的,”他咕哝着。

他们坐了一会,听着外面护士们模糊的低语声、落在过道地砖上的脚步声、Sam的检测仪传来的安静的哔声。

Sam说:“我觉得自己就像世界上最大的一等白痴。”

 “我也有同感。”

 “那么接下来,”Sam轻轻说道,他抬起头看着窗外。“我还有一个新想法。想听听吗?”

 “和我说说看,”Dean疲惫地说道。

 “所有那些记忆紊乱,Dean。我觉得都与他有关。我们忘记的那成百上千的事情。我们一直认为我们忘记的是各种各样不同的事情,几年内完全随机的不同事件,是不是?我觉得我们弄错了。我认为所有那些记忆都与Buddy有关。逃出地狱,及时地赶回来,落在我车子上的天使,马路中间的鹿,你在炼狱中寻找的东西……所有这些。”

Dean呆坐在那里。

Buddy说:我们见过……两到三次,或许……不多的几次……我记不清了。

如果是上百次。上千次呢?

你有没有考虑过这个可能——你忘记的东西可能无关紧要?

你选择做这件事,Dean。你一定是想要这么做。

Dean开始觉得反胃。

Sam盯着他的小便签簿说道:“我非常确信这一点。尤其是自从这个想法让我头疼欲裂,那总是意味着我猜对了什么。那些都是关于他的记忆。见鬼。全都拼起来了。他是我们的朋友。在过去的整整五年里他肯定一直都是我们的朋友。然后出于某种原因我们完全忘记了他。我们得和他谈谈,Dean。你觉得是他……设法做了这些吗?我是指,他知道那些咒语什么的。”

 “他没这样做,”Dean低声说道,“我问过了。他说是我们自己做的。”

Sam猛地抬起头。“什么?”

 “他说是我们自己做的。我们对自己施的咒。他很肯定。并且……他说话的样子,我相信他。”

Sam盯着他。“好吧,该死。我是想说……真该死。”

 “没错。”

 “我们得立刻和他谈谈,”Sam说,“我们出院后就马上找他谈谈吧。我们得解决这个问题,Dean。这是当务之急。”

 “他走了,”Dean说道。

 “什么?”

 “他给我们留下了这些,”Dean说。他递给Sam他的卡片,然后打开了自己的。

这是一张俗气到不行的贺曼*贺卡【译注:贺曼(Hallmark)公司是美国最大的贺卡制造商。】,肯定是医院的礼品店里的,装饰着糟糕的老式风格图案——一群小兔子举着鲜花和丝带。Dean把它打开。上面只有一句话。就在原本印着的“早日康复”的下方,Buddy只留下了一个落款:

你的朋友

Sam的卡片上是小小的蓝色知更鸟,而不是小兔子,同样的落款。

有一阵子谁也没有说话。

※※※

一天之后Dean走得动路了,他办理了出院手续(无视Sarah的强烈反对和她最终临别时的叫嚷“你和你的哥哥真是一模一样”)。英帕拉就停在Buddy所说的地方,并且一尘不染。Dean开车径直路过汽车旅馆,在出租木屋的指示牌那里右转,颠簸着开过土路,一路开到尽头的小木屋。

他预料到会发现人去楼空。但他没预料到会发现屋子已经被烧光了。所有刻着天使防护符的树木都被烧毁,小木屋只剩下一片冒烟的废墟。

他一个急转弯迅速地把英帕拉掉头,提心吊胆、几近恐慌地开车冲向汽车旅馆。他跑进前厅询问发生了什么。

前台姑娘说道:“哦,老天,你认识那家伙吗?他没事,他没事!别慌。”

Dean欣慰地舒出一口气。“发生了什么?他在哪里?”

 “可怜的家伙。他显然失去了全部家当。并不是说他本来有多少,我猜,但这还是……这就发生在那场奇怪的山崩的第二天。没有整座山都烧起来算我们走运。但还是很诡异,所有人都以为他在壁炉里留着火没盖隔板,但他再三发誓说他没有。他发誓他离开的时候壁炉里没有火。并且事实上消防员也说看起来火是从树上烧起来的,但这说不通啊,是不是?”

刻着天使防护咒的树木。Ziphius。

女孩继续说道:“总之,他在医院或是别的地方待了几天,所以他根本不知道事情发生,他昨天回来才发现成了这样。他的猫死了。他为那只猫感到非常难过。他,老天——我们不得不让他坐下来——他一直在发抖——他一直在说这是他的错,他把她困在了那里,小猫信任他,他一直在说他辜负了她。他竟然说他不配再拥有朋友,你能想象吗?老天。从没见过有人能为一只猫崩溃成这样。我给他提供了一个免费的房间,当然,我是说,谁不会这么做呢?但他说他得走了。”

Dean盯着她,惊愕地张大了嘴巴。“他去了哪里?”他问。

 “他搭乘经过这里的第一辆卡车穿过山口走了。他像是……一无所有,甚至没有一件外套,但他就这样出发了。我给了他四十块钱,可他甚至连这个也不想要——我不得不把钱塞进他的口袋。第一辆卡车经过,他拦下了它,然后他们就穿过山口走了。从那以后再没见过他。”

Dean立刻开车追出了山口。他把一整天花在了山路上。他穿过山口径直开到了爱达荷州,并且仔细搜寻了山那边的山区小镇——维克多(Victor)、德里格斯(Driggs)、阿什顿(Ashton)、圣安东尼(St. Anthony)。等两日之后Sam得以出院,他们又把这些路程走了一遍。他们直接穿过爱达荷州;一直开到蒙大拿州,然后一直开到犹他州。接下来他们又花费两个星期搜寻了从比尤特(Butte)到波卡特洛(Pocatello)之间的所有镇子,但Buddy已经不见了。

※※※

作者的话:

我写了关于残留的荣光碎片那部分,一天之后,这就在原剧中被提到了。真诡异。

 

【译注:本章的原文题目为Over the Pass,这里pass既有山隘的意思,又有难关的意思。Over the pass是一个双关,既指Buddy最后离去的方向“穿过山口”,又指三人本章已经“度过险关”劫后余生的状态。】

 

译者吐槽:

真抱歉真抱歉真抱歉这一章拖了这么久

只是因为犯懒,抱歉_(:зゝ∠)_

作者很喜欢用双关有些地方译起来真为难

大家如果有更好的想法还望不吝赐教

另外非常感谢桌子的细心校对,揪出我好多错处……


评论

热度(47)

  1. 高湯秀占一木 转载了此文字